躺着看小说 > 其他小说 > 爱与欲的升华 > 【爱与欲的升华】(7)
    爱与欲的升华第七章那一抹荡漾的春情作者:八九不离十2019年8月21日字数:10576如果说李龙这样一个与我同好的出现,对于我和可馨来说只能算的上惊讶和意外,此时身边熟悉的朋友在眼前上演着一场赤裸裸的活春宫,并从嘴中蹦出关于“淫妻癖”的淫声浪语之时,对我们就是一场直击心灵的震撼了。

    小艾的上半身爬在吧台上,不大的乳房紧紧挤压在吧台之上,身体颤动间与冰冷的吧台桌面不断摩擦着,她狂乱地扭动着自己的腰肢:“死耗子,那男人的鸡巴好大,都把我撑满了。”

    “啊哦”小艾咬着嘴唇不断呻吟着:“他在学校的花园中就把我脱光了,哦他把我干的好爽,他说要让我的同学看着他干我。”

    小艾的淫声浪语就仿佛一剂强有力的春药不断刺激着张浩,他赫然是猛地将小艾抱起,直直挂在了腰间,伴随着啪啪啪的大力撞击声,每一次都深深贯穿而入:“小妖精,让你发浪,让你发骚,是不是也想让林源哥操你。”

    “不,我不要,嗯嗯,死耗子,使劲操我。”小艾挂在张浩腰间,双手再次控制不住地扶住了吧台:“我想看着你操可馨姐,你一边操,我一边帮你舔着蛋蛋,好不好,哦”

    “小妖精,我要你把可馨姐舔湿了,扶着我的鸡巴操进去。”张浩喘着粗气,一次比一次猛烈地抽插。

    “哦啊”小艾身体陡然一弓,一声高昂的呻吟中,身体不断颤抖,赫然是到了一次高潮。

    “死耗子。”片刻的停顿之后,小艾喘着气,缓缓离开了张浩的阴茎,然后一把将张浩推到在地,双腿岔开,一手伸入到双腿之间,似乎在分开那被淫水粘合在一起的阴唇,然后对着张浩那直直耸立的阴茎,缓缓坐下。

    “哦”小艾再次发出一声畅快的轻呼,脑袋微微扬起,腰肢已是情不自禁地扭动起来:“死耗子,爽吗,可馨姐操起来肯定比我更爽,你要把她操爽了,我们一块给你舔鸡巴。”

    “我要射你们脸上。”张浩扶着小艾的腰肢,也在下面耸动着,听那微微嘶哑的声音,显然已是畅快到了极致。

    “射吧,嗯嗯嗯”小艾狂乱地扭动着腰肢,每一次都高高抬起自己的臀部,然后又重重落下,啪啪的声音中夹着着水迹溅射的淫声,让整个屋子都充满了情欲的味道:“射可馨姐脸上,让可馨姐吃你的精液,啊操我,死耗子,操可馨姐”

    入耳,一片淫声浪语,我和可馨的呼吸都是越来越重,我紧紧搂着她隐藏在转外之处,胸腔内抑制不住的火热,伸出舌头便缓缓舔弄向了她的耳垂:“老婆。”

    “不要,老公。”肢体接触下,我感觉到可馨的身体前所未有的发烫,只是轻轻舔弄了一下耳垂,她就仿佛触电了一样猛地一颤。

    “老婆。”我低声喃喃着,一边舔弄着可馨的耳垂,双手则是隔着睡衣在她小腹处缓缓游走:“老婆,原来浩子这么想操你。”

    “不要。”可馨轻轻阻止着我的双手,但在我的舔弄下却瞬间仿佛没了力气,被我的双手轻轻撩开了她的睡衣,揉捏向了她的巨乳。

    “老婆,看浩子操的多猛。”我用指头轻轻夹起可馨两个奶头,微微转动着,脸庞在可馨脸庞上摩擦着,一股股灼热的呼吸从我嘴中涌动而出,荡漾在她的每一寸肌肤。

    同时,我那坚硬的下体也顶着可馨的臀部,缓缓转动着:“老婆,感受一下,浩子的鸡巴硬不硬。”

    “嗯”可馨的身体越来越软,微微喘息间倒在我的怀中,双眼中一片迷离,在我的挑弄下,乳头直直矗立而起,而她的右手赫然是绕过腰部,隔着睡裤缓缓抚摸向了我的阴茎。

    “老婆,浩子的鸡巴硬不硬。”我呼吸顿时一重。

    “硬,老公。”可馨微微抬高着胸膛,迎合着我撩弄她的奶头,发出的声音仿佛病人的低吟,柔软而又带着一丝酥麻的感觉。

    “老婆,伸进去给浩子摸摸。”我双手微微使力,将可馨的奶头直直拉扯而起,顿时让她发出“嗯”的一声低吟,从她前夫陆成那里学来的这招,总是百试不厌,瞬间便让她的身体燥热起来。

    “老公,好烫。”可馨迷离着双眼,右手缓缓伸进去了睡裤,紧紧握住了我那滚烫的阴茎,来回撸动起来。

    而此刻,张浩和小艾已是再次转换了方向,小艾背坐在张浩身上,正对着我和可馨所在的方向,扭动的腰肢下,她那一手可握的丰盈,不断跳动在空气中,每一次臀部高高抬起再落下,皎洁的月光隐射下,都能看到那狰狞的阴茎,在她的蜜穴中快速进出的情景。

    “可馨姐,你的骚屄好爽。”张浩躺在地上,不断喘着粗气。

    “爽就使劲操。”小艾疯狂地扭动腰肢:“可馨姐就是骚,操我,使劲操,哦”

    听着张浩和小艾的淫声浪语,我只感可馨的身体越来越烫,而我更是目睹着眼前的活春宫,更是欲火难耐。

    “老婆,给浩子舔舔鸡巴。”我猛地一下将可馨转过身来,将其按下,褪去睡裤那坚硬如铁的阴茎已是蹦出,直直挺立在可馨眼前。

    “老公。”可馨双眼迷离着,右手握着阴茎,红唇微启,我那因兴奋而分泌出的液体顿时沾粘在她的嘴唇。

    “老婆,尝尝浩子的鸡巴。”我喘着粗气,扶着可馨的头部微微向前推动:“老婆,你把浩子舔舒服了,浩子一定能把你操舒服。”

    “嗯”看着眼前那散发着男人气息的狰狞阴茎,可馨脸上一片红晕,在我的微微推动下,发出一声喘息般的低吟,张嘴便将那狰狞的龟头含了进去,下一刹那她那柔软灵活的舌头也随之在龟头处快速地转动舔弄。

    “啊。”我忍不住发出一声舒爽的低喊,情不自禁推动着可馨的头部让她含的更深:“好爽,老婆,你这口活,浩子绝对坚持不了一分钟。”

    字型,将我的阴茎含入大半,那温热的红唇摩擦着我阴茎上的每一寸,口腔中的唾液不断酝酿而出,包裹住我的阴茎,让我就仿佛进入了一个泥泞的沼泽地,充满了滑润的吸噬之感。

    “老婆,好爽。”我感受着下体传来的那股润滑之感,只感四肢都充斥着一股酥麻畅快之感:“老婆,快一点。”

    话音刚落,我顿感可馨陡然加快了吸吮的速度,红唇被进出的阴茎大大撑开,来回出进间发出”哗叽哗叽”的唾液涌动声,显得淫秽至极。

    我舒畅的身体顿时一颤,刚准备说话,突然又是猛地一震,在享受着可馨口活侍奉之间,我的身体不自不觉就向外移动了少许,顿时从拐角处露出了大半个身子。

    此刻,我把目光继续落向张浩和小艾所在之地的刹那,赫然是对上了一双在月光下显得极其明亮的双眸。

    是小艾,正骑坐在张浩身上不断扭动着腰肢的小艾这一刻赫然是发现了我。

    小艾看到我的那一瞬间,明显也是一愣,但也仅仅是刹那,就见她再次疯狂扭动起自己的腰肢起来:“死耗子,使劲操我,没吃饭吗,哦操我不然我就找林源姐夫操我了,嗯啊”

    小艾的呻吟声陡然加大,同时一直盯着我,神情间除了无法抑制的情欲外,赫然带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笑意,同时一手揉捏着自己的乳房,一手缓缓探入自己的口中,伸出舌头便缠绕着吮吸起来。

    “小妖精。”躺在地上的张浩并没有发现我,但并不妨碍他被小艾言语刺激,拼命耸动着自己的身体:“我看你早就想被他操了,你等着,明天我就把你衣服脱光抱进林源哥房间,让你好好发骚。”

    “嗯啊”小艾身体地颤抖陡然加剧起来:“林源姐夫操我,死耗子你操可馨姐,啊好爽。”

    小艾话音刚落,我顿时也感到下方可馨身体也是一颤,吸吮着我阴茎的嘴唇也陡然加快了速度。

    阴茎进出之间,带出一缕缕唾液,顺着她的嘴角滑落而下,显得淫霏至极。

    “操我。”那一边,小艾双手使劲揉着自己的双乳,腰肢疯狂扭动间,整个身体都抽搐起来:“林源姐夫操我,使劲操我,我要给死耗子带绿帽子啊死耗子你个大变态我要给你带绿帽子”

    “啊。”伴随着小艾一声高昂的呻吟,她的身体向前猛地一挺,整个身体的肌肤上仿佛瞬间都布上了一层红润之色,抽搐颤抖间,可以看到一股股水迹从她和张浩的交合处飙射而出,而张浩也是发出一声嘶吼,拼命耸动了几下身体。

    受此刺激,我陡感一种说不出的舒畅感猛地涌入下体,竟是快的出奇的有了射意。

    “老婆。”我咬牙发出一声舒服的稀奇,双手按着可馨的头部猛地开始快速抽插起来。

    “呜呜。”可馨红唇大大地张开,拼命地想要将我的阴茎含入,每一次阴茎进出都带出一缕缕溅射的唾液,不知是因为情欲还是口腔中的填充,她的脸上一片红晕,布满了一层细细的汗珠,眼神更是迷离一片。

    “老公射给我。”呜呜之间,可馨一手赫然是缓缓抚摸向了我的阴囊,快速地揉弄着。

    “啊。”我只感觉每一下都仿佛顶到了可馨的喉咙深处,加上可馨那柔软灵活的舌头时不时的舔弄,在“吸溜吸溜”的淫霏之声中,一股强烈的酥麻之感瞬间涌入下体。

    “老婆,我要射了。”再也忍耐不住,我双手死死按住可馨的脑袋,阴茎全根顶入,身体抽动间,一股股炙热的精液轰然迸发而出,尽数射入可馨的口中。

    “呜呜。”可馨因为被堵的难受,狠狠掐着我,但红唇却没有丝毫松开的意思,接受着我一股股精液冲击的同时,还前后微微晃动着,顿时让我再次感到一股叠加的酥麻。

    “哦。”许久许久,我发出一声满足的低吟,缓缓抽出了阴茎,而可馨这个时候再也忍耐不住,弯着腰剧烈地咳嗽起来。

    我射出的精液一部分已是被她咽下,另一部分则是随着她的咳嗽,从嘴角缓缓流下,顿时滑落在敞开睡衣下的脖颈、乳房处,显得淫秽至极。

    不过,此时我倒满是心疼,正要去安慰,一个清脆的声音顿时犹如晴天霹雳响起:“可馨姐姐夫”

    深夜的屋内本就十分安静,加上张浩小艾已是结束了战斗,我刚刚那舒畅的低吟和可馨的咳嗽声顿时清晰回荡在整个一层楼。

    小艾自是早早发现了我,此刻赫然是明目张胆地喊了一声,而张浩也顿时发现了我和可馨的存在,嘴巴张的大大的,一脸震惊。

    “啊。”可馨发出一声惊呼,连忙站起了身,却忘了自己丰润的乳房正暴漏在空气中,加上嘴角残留的白色液体,顿时清晰地映入到了张浩的视线中。

    片刻的停滞,可馨猛然意识到自己此时的状态,身体一颤连忙转身快跑上了楼:“我先上楼。”

    “这”我尴尬地看着张浩和小艾,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小艾披上了一件薄薄的长袍,此刻一脸说不清地笑意盯着我。

    “哥。”张浩也是一脸尴尬,喊了我一声,一时也说不出话来。

    “你们继续,继续。”我干笑一声:“我先上去看看你嫂子。”

    说着,也转身小跑上了楼。

    此刻,天已蒙蒙亮,我上楼进了卧室,发现可馨正躺在被窝,我刚搂过去就猛感胳膊一疼,可馨已是狠狠咬了上来:“都怨你,这下怎么办,以后我和张浩小艾还怎么见面。”

    “老婆大人息怒。”我连忙安慰道:“老婆,你想多了,你要知道是浩子说的想操你被我们听到了,该尴尬的是他们,我们有什么好担心的。”

    “还说。”可馨松开了嘴,却又狠狠掐了我一下:“你说张浩平常看着挺正经的,怎么也这么变态,还有小艾那臭丫头,也陪着她胡来。”

    我嘿嘿一笑道:“这不是正应那句有缘千里来相会吗。”

    “放屁。”可馨慢慢地也恢复了平静:“先说好,你要敢打小艾的主意,我绝不放过你。”

    “那你的意思是浩子可以打你的注意了。”我坏笑一声就将可馨搂在了怀中。

    “不要。”可馨嘴上抗拒着,但我却感到了多多少少的松动,顿时将手缓缓伸入她的睡衣,抚摸上了那对巨乳:“老婆,别紧张,现在的情况是我们知道了浩子的淫妻癖,而且小艾那丫头似乎还有着淫夫癖,他却不知道我们的,敌明我暗,占据优势的可是我们。”

    在我的轻柔抚摸下,刚刚并为得到情欲释放的可馨身体顿时微微软了一些:“那也不能那样,都是认识的人,多尴尬。”

    我正欲再说话,突然响起了敲门声,接着小艾那清脆的声音便传了进来:“可馨姐,睡了吗”

    听到小艾的声音,可馨顿时显得有些紧张,我轻声安慰了一下起身便去开了房门,看到小艾正穿着吊带短裤笑意吟吟地看着我:“姐夫,你出去我要和可馨姐说点悄悄话。”

    “别乱来。”我低声道,生怕这小妖精瞎弄出什么幺蛾子。

    “放心。”小艾突然伸出舌头在嘴角舔了一圈,魅惑道:“保证只有好事。”

    “卧槽。”我心中一跳,不敢直视小艾,连忙快步走了出去,只听身后传来小艾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哥。”我走出卧室,发现张浩那小子正在等着我,此时神情多少显得有些不自然。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两人一起走到了落地窗前,心中微微思索决定试探一番道:“这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怎么了难道害怕以后见不到你可馨姐了”

    “不,不不。”张浩连忙道:“哥你别误会,我和小艾那只是情动时的一些胡言乱语,冒犯到了哥和嫂子,还望哥和嫂子原谅。”

    “都是男人,我理解。”看到张浩紧张的样子,我反而感觉这小子值得结交:“看到大街上那一个个丰乳肥臀的妹子,身为男人怎么能不意淫意淫,再说你嫂子那么有魅力,对不对,你感觉你嫂子美吗”

    “啊”张浩一时没反应过来,愣了一愣。

    “很有魅力吧。”我感觉有点口干舌燥道:“奶子大,屁股翘,哪个男人见了都得心动。”

    张浩咽了咽口水,尴尬道:“嫂子确实很美。”

    我心中微微一动,知道有些事急不得,当即又道:“放心,让小艾和你嫂子说说,你平常没事再多献献殷勤,很快就没事了。”

    “嗯。”张浩点点头,显得还是有些心事重重,而我除了可馨也没有提关于他淫妻癖的事情,毕竟这是个人隐私中的隐私,他不想说,我也不能多问。

    两人沉默着,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气氛微微有些尴尬,而我此时想的却是小艾这丫头正在和可馨说些什么。

    没过多久,小艾出来了,一脸没心没肺的笑容:“死耗子,进去和可馨姐赔礼道歉。”

    “啊。”张浩愣了一下,我也是愣住了,这孤男寡女众目睽睽之下就要共处一室了要知道可馨此刻穿的还是一件薄如蝉翼的睡衣,下面也全是真空一片。

    “愣着干什么,快去。”小艾推着张浩就进了卧室,又“砰”的一声把门关上了,然后直接走到我身边,笑意吟吟的盯着我看。

    小艾把我盯的心中发毛,我忍不住道:“小丫头,你搞什么鬼”

    哼。”小艾轻哼一声,突然向我贴近了一些,整个身子几乎要贴在我的身上,踮起脚尖,嘴唇就靠在了我的耳边,轻轻呼出了一口气轻声道:“姐夫,之前刺激吧。”

    一口热气袭来,加上小艾那宛若呻吟的轻哼,让我的汗毛瞬间竖起,整个脸部都是酥痒难耐,微微咽了咽口水:“什么刺激”

    “还装”小艾魅惑道:“听到死耗子想操可馨姐,你不感觉刺激吗你都射了,告诉我你是不是和死耗子有一样的变态癖好”

    “放屁。”我心中顿时一跳,连退回了两步道:“你可别乱说,老子可没淫妻癖。”

    “咯咯。”小艾笑弯了腰:“姐夫,你这可是不打自招,我可从来没有说过淫妻癖。”

    “卧槽。”我顿时意识到被小艾摆了一道:“臭丫头,你到底想干什么”

    “干什么”小艾又贴近了我,媚语如丝:“我有办法让可馨姐同意让张浩操,你愿意吗”

    我顿感心中一片火热,心中百感交集,最终道:“什么办法”

    “就知道你和死耗子一样变态。”小艾笑道:“办法你别管,只要你配合,保证让你看到可馨姐心甘情愿舔耗子的鸡巴,在浩子身下呻吟扭动。”

    “怎么样”小艾说着,又朝我耳边吹了口气,右手赫然是缓缓下移,一把抓住了我那已是微微硬起的阴茎:“变态的姐夫,听到自己老婆要被别的男人操,就硬了。”

    “小妖精。”我神情很是不自然,但心中却汹涌着欲望的浪潮:“把握好度,可馨脸皮薄。”

    “切。”小艾突然退回两步:“女人疯起来,可会是让男人都害怕的,你就等着看吧。”

    说话间,卧室的房门突然被打开,张浩率先走了出来,不知和可馨说了什么,神情间自然了很多,而可馨也随后走出,此刻已是换上了一身碎花连衣裙,脚上穿着一双平底水晶凉鞋。

    “可馨姐,我们去吃早餐。”小艾当即走到可馨身旁,拉着可馨便朝楼下走去:“两位男士准备准备,晚会我们去爬山。”

    可馨临走之前意味深长地瞥了我一眼,便跟着小艾离去,弄的我心痒难耐,连忙问道:“浩子,你和你嫂子都说了什么”

    “也没说什么。”张浩挠挠头道:“就是嫂子说别让我放心上,有时候意淫一下别的女人,她能理解。”

    “卧槽。”我呼吸顿时一重:“什么叫能理解老婆,张浩这小子意淫的可是你啊。”

    我心中火热一片,明白张浩这小子说了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小艾那臭丫头到底说了什么,竟然能让可馨面对张浩能说出这样的话。

    四人吃了一顿丰盛的营养早餐,简单休息便上山上出发,6点多的早晨,空气中带着湿润的凉意,正是上山出游的好时机。

    不过,在出发前,小艾不负我所望的提出了一个鬼点子,双方交换伴侣,比赛看谁先达到山顶。

    此交换虽然彼交换,但却让我的心中轰然涌出一股炙热的气浪,看向可馨,她脸上微微有些红晕,但竟然没有反对,这让我心中顿时更加火热。

    “你们先走,我和姐夫让你们一百米。”小艾拉着我退到了后面,小声道:“一会看着死耗子和可馨姐亲密的样子可别吃醋。”

    “你到底和可馨说了什么”我心中迫切想知道答案。

    “急死你。”小艾哼了一声道:“你们男人永远不了解女人,有时候只需要简单的几句话就行了。”

    说话间,张浩和可馨已是率先向山上开始发出,前一段路是人工开凿,路程较为平坦,我和小艾走在后方,只见张浩和可馨并肩而行,刚开始不时聊上几句,很快就热络了起来,不时还能听见可馨发出几声轻笑。

    不过,很快山路就变得有些崎岖陡峭起来,上山过程中,张浩每次牵起可馨的小手拉着她向上,或是轻轻拍打掉可馨身上掉落的树叶,都让我心中一片火热。

    没有情欲的交融,就是这样宛若情侣般的相处,却让我感到了一种别样的刺激,说到底,我想为可馨寻觅的也不仅仅是一个单纯的打炮机,而是一场情与欲交融下的异样享受。

    向山上前进之时,可馨也不时扭头看我几眼,我看到她的脸庞一直挂着微微的红晕,而每当得到我肯定的目光后,她便会显得自然几分,与张浩交流越来越多,笑声也多了起来。

    比赛只是一个幌子,小艾似乎也很享受,等到快上了一半的时候,她突然神秘道:“等好了,刺激的马上来。”

    说话间,我们已经来到了山腰的一个休息区,休息片刻,小艾顿时提议:“我知道这里有个刺激的游玩项目,大家跟我来。”

    小艾所说的是一个小型迷宫探险项目,在山壁之间开凿出一条条交联贯通的通道,通道内没有任何灯光,黑乎乎的一片,只要在规定时间内能够走出迷宫,便可以得到丰厚的奖励。

    看着黑乎乎的山洞,可馨本是要拒绝的,但耐不住小艾的死缠烂打,最终还是同意了。

    依然交换着伴侣,可馨和张浩率先进了山洞,我和小艾紧随其后,一进山洞,周围顿时陷入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甚至连身边的人也无法看到,山洞不宽不窄,足够两三个人并排而行,但脚下的路却并不平坦,只能依靠摸索着周围的墙壁前进,但墙壁上却湿漉漉的一片,给人微微有些阴森恐怖的感觉。

    “不会有什么危险吧。”看不到前方,看不到身边的小艾,我只能和小艾手牵着手小心翼翼地向前走着。

    “放心。”小艾道:“我来过一次了,里面都是人工装修的,不会有什么危险。”

    “对了。”小艾突然又道:“姐夫不想看看死耗子和可馨姐在这里面会发生些什么吗”

    话音刚落,我突然听到前方传来可馨“啊”的一声惊叫,接着便是张浩的安慰。

    “这怎么能看到。”我心中痒痒的,却听小艾一阵翻腾,似乎从背包里拿出了什么,然后递到了我的手中:“小型夜视仪,专门为你准备的。”

    “卧槽。”我无语道:“你这是计划了多久啊。”

    “用不用”小艾哼了一声道:“吃完早饭山下买的,还不是为了满足你的变态欲望。”

    我心中一片火热,缓缓带上了夜视仪,周围的黑暗渐渐消退,虽然不像在外面看的那么清晰,但也足够看清周围的一切了。

    “看前面。”小艾突然道。

    我闻声向前看去,脑海中轰的一声就涌入一股热流,只见前方无法目视周围一切的可馨和张浩正在我们前方五十米处,略显笨拙的摸索着两边的墙壁一点点前进,或许是因为害怕,或许是因为黑暗滋生了一些别的想法。

    此刻,张浩赫然是在搂着可馨的腰肢,两人身躯紧紧贴在一起,我想可馨那丰硕的巨乳此刻一定在张浩胸膛处晃动着摩擦着。

    对于这种亲密的接触,可馨并没有抗拒,反而每到一个难走的地方主动与张浩贴的更近。

    “刺不刺激。”小艾魅惑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带着几丝调皮和诱惑。

    “嫂子,小心一点。”张浩紧紧搂着可馨,不时出声安慰道。

    此刻,在夜视仪的帮助下,我也清楚看到周围的墙壁包括脚下,都是人工皮革包裹,只是刻意营造出了一种气氛。

    我和小艾不紧不慢地跟在他们后面,突然只听可馨又是一声惊呼,直接被脚下人工制造的一个凸起绊倒。

    惯力之下,张浩也顿时跟着倾倒而去,两人的身体随着”砰”的一声,重重摔倒在地,压在了一起。

    因为知道地面是柔软的,我对两人的安危没有太过担心,反而生出一股炙热的欲望。

    “嫂子,你没事吧。”张浩的身体压在可馨身上,那硕大的乳房在挤压中,在衣物的包裹下,向外扩散出大片乳肉。

    “没事,地面好像是软的。”可馨微微喘着气。

    张浩挣扎着要起身,不知是意外还是故意,刚起身到一半,突然又再次重重压了下去,这一次,他的手赫然是直接按在了可馨的胸部,脸部也与可馨的脸部紧紧贴在了一起。

    “嫂子,对不起。”张浩连忙道歉。

    黑暗中,看不到可馨的表情,只听她道:“没事,快点起来吧。”

    话音落去,张浩却久久没有动作,黑暗中,我反而听到了他粗重的喘息声,让我的心也跟着猛地一阵火热。

    “我跟死耗子说过了哦。”小艾靠近到了我的身边在我耳边轻声道:“我让他大胆一点。”

    “多大胆”我的声音有些颤抖。

    话音刚落,我陡然听到张浩的喘息声又是一重:“嫂子,你好美。”

    下一刻,张浩赫然猛地张嘴吻戏了可馨的红唇。

    “不。”黑暗中可馨似乎感受到了什么,但还没等她出口,张浩那火热的嘴唇已是贴在了她的红唇之上。

    “嗯”可馨微微挣扎着,却只见张浩的一只手直接攀上了她的一个乳房,隔着衣物揉捏起来。

    “嗯不要。”可馨反抗着,下一刻我却听到了一阵“吸溜吸溜”的口水交缠在一起的声音。

    无须多想,我也知道张浩已是撬开了可馨的牙关,正在尽情地吮吸着那原本专属于我的甘露。

    这一刻,我有点心酸,有点生气,但更多的却是欲望,裤子内的阴茎不受控制地硬起。

    “死耗子吻技很好的。”小艾妖精般的声音恰如其当地响起在我的耳侧:“可馨姐肯定会被她吻的很舒服。”

    说话间,小艾那灵活的小手赫然是缓缓下移,熟练地拉开我裤子的拉链,将我那狰狞坚硬的阴茎而释放了出来,轻轻一握便撸动起来。

    “你猜可馨姐有没有动情。“小艾一边诱惑着我,一边撩动着我的阴茎,五指并拢,掌心裹着我的龟头,一圈圈地转动着。

    “哦。”不得不说,小艾这丫头的技术不是盖的,仅仅这一会,我竟然有种想射的冲动,最重要的还是此刻的可馨和张浩正深深刺激着我。

    张浩依然在吻着可馨,仿佛一松开就再也得不到一样,吸溜吸溜的口水交融声中,可馨发出“呜呜”的呻吟,右乳被张浩隔着衣物不断揉捏,变幻着形状。

    渐渐的,我看到张浩另一只手缓缓向下移去,来到了可馨裙摆处,缓缓摩擦着她腿部的肌肤,一点一点向上移动着,很快就消失在裙摆中。

    “要摸到了哦。”小艾撸动着我的阴茎,不时在我耳边吹着热气:“可馨姐的内裤一定湿了,死耗子会不会伸进去”

    “哦”。小艾的挑逗无疑是火上浇油,我剧烈地喘息着,仿佛被施了定身咒死死盯着可馨和张浩,双眼几乎要喷出火来。

    一股股酥麻的感觉充斥在四肢百骸,渐渐汇聚到下体。

    然而,就在这时,可馨身体突然猛地一颤,发出“嗯”的一声低吟,接着突然推了张浩一下:“不要。”

    下一刻,两人瞬间就仿佛恢复了清醒,张浩连忙道:“嫂子,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太冲动了。”

    可馨微微喘着气,半响没有说话,似乎在犹豫考虑着什么,紧接着,她突然开口,声音带着一丝娇羞和颤抖:“你哥喜欢这样。”

    一句话,宛若一颗炸弹,直接在我胸膛炸开,带着滚滚热浪汹涌向我的下体。

    而下一刻,我看到张浩在愣了一下之后,猛地再次吻向了可馨,这一次可馨没有抗拒,在“嗯”的一声酥麻呻吟中,似乎张嘴伸出了舌头,迎接着老公之外的索取。

    “哦。”我忍不住发出一声舒畅的低吟,而小艾也顿时加快了撸动的频率,在我耳边吹着热气:“变态喜欢看着自己的老婆被别人玩弄。”

    刹那间,一股酥麻之感从脊髓直冲下体,我猛地一下搂住了小艾,粗暴地揉捏着那饱满的乳房,身体抽搐间,一股股精液狠狠地飙射而出。

    灯火阑珊的城市夜色中,我和可馨整驱车缓慢行驶在道路上,车内舒缓的音乐回荡中,让我们的心情也变得放松而惬意。

    两天的游玩已经结束,在将小艾和张浩送回家后我和可馨也随之离去。

    那天在山洞,那样的环境,那样的情况,自然不可能进一步发生些什么。

    下了山,同样也没发生什么,我知道,一切还都缺少一个恰如其当的契机。

    “老婆,小艾到底和你说了什么”我再次问道,心中迫切想要知道这个答案。

    “死样。”可馨瞥了我一眼道:“就知道你会问,其实也没什么,小艾就是告诉我,爱一个人就要在爱的人面前展示出来他最喜欢的模样,尝试改变一下总会带来不一样的感觉。”

    “就这么多。”我疑惑问道。

    “你还想有什么。”可馨道:“她就跟我说了她和张浩的一些经历,又给我出了一些点子,让看看你的反应,说你一定喜欢。”

    我笑了笑道:“老婆,我确实很喜欢。”

    “变态。”可馨轻啐一声,眼角荡漾的却是开心与满足。

    “老婆,你喜欢这样的生活吗”我认真地问道。

    “怎么说呢”可馨也认真地思索着:“感觉挺新鲜,每一天都是不一样的,更重要的是感觉老公你更爱我了。”

    “谢谢你,老婆。”我由衷地表达着自己的爱意,只感觉上天赐给我这样一个老婆,真是对我格外的眷顾。

    两人无言,却有淡淡的爱意和甜蜜荡漾在车内。

    一路万家灯火,在一个路口转弯之后,我突然发现来到了一个熟悉的街道,一个熟悉的店铺也映入了我的眼眶,正是那个第一次激起我淫妻癖的足浴店。

    两天内,虽然接连释放了几次,但在看到这个足浴店的刹那,我还是感觉到炙热的欲望在翻滚,而可馨这两天来虽然频频受到刺激,却没有释放过一次。

    我微微咽了咽口水道:“老婆,玩了两天也累了,我们去按个摩吧。”

    可馨目光扫向车外,顿时也看到了那家熟悉的足浴店,瞥了我一眼后,眼神突然就变得有些迷离,将头扭向了车窗的另一边,一声若有若无般的“嗯”声随之响起在我的耳边。

    可馨扭头的那一刹那,我从她脸上看到的是一抹荡漾的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