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着看小说 > 其他小说 > 手转星移(重修版) > 【手转星移(重修版)】(54)
    g20190819字数:13768五十四、喷射的酒器“不”杜可秀羞愤地摇着头,遮掩着她最后屏障的蓝色小内裤被剪成两截,从她的身上扯下。她脸上已经红彤彤一片,奋力企图并起双腿,身体晃得绳索嗡嗡乱抖,但被绑着分开吊起的双腿,终究是无法合拢了。女人最隐秘的私处,现在完全敞开,光溜溜地暴露在一群淫笑着的男人目光下。杜可秀羞耻地哀叫着,眼泪滚滚而下。

    袁显示威般地提着破内裤在杜可秀面前晃了晃,盖在她的头顶上,瞧着她滑稽而狼狈模样哈哈大笑。

    “毛不是很多”丁尚方迫不及待地将手摸上她的阴部,在杜可秀的尖叫声中,轻轻挖着她的肉缝,“颜色还挺鲜艳的,没有被操过太多”蹲了下去仔细观察着杜可秀的阴唇,另一手托高她的屁股,使她被玩弄中的阴户更加凸显出来。

    “放开我啊王八蛋你们这些杂种呀呀”杜可秀疯狂地摇着头,身体左右乱扭着,两只垂吊的小腿无助地踢着空气,苗条性感的胴体现在就象被扔去热锅里的虾,空自扑腾着,等待着成为男人们口中的美味佳肴。

    “屄还挺紧的”丁尚方已经将手指捅入杜可秀的阴户里,转了几转,说道,“就是还是干巴巴的。老大,要不要搞湿再操”看到李冠雄已经走到旁边,谄笑着问。

    “不要”李冠雄嘿嘿一笑,手指勾起杜可秀下巴,欣赏着这个已经上了他砧板的女主播那哭喊中扭曲的脸蛋,说道,“长得挺秀气,不过是自己找死”

    直对着杜可秀的愤怒的眼光,咧嘴一笑。

    “李冠雄老天会收拾你的啊呜呜噢呀呀”杜可秀瞪眼骂没两句,突然又是尖声怪叫起来。

    转到她身后的袁显,摸着她屁股的时候,突然中指探入她的股沟,冷不防地挖入她的肛门里。杜可秀一边尖叫着,拼命拉扯着手腕上的绳子,想让自己的身体上提,可又如何能避过那根不怀好意的手指阴户里已经侵入了丁尚方的手指,肛门里又被很快地捅入整根手指头,饶是杜可秀再用力地挣扎闪避,下身两个孔洞都已经完全掌控在别人的指掌之间。

    “这娘们的屁眼好象还是原装的妈呀,夹得好紧”袁显对李冠雄说,“老大,这个给我来开苞吧”

    “不”杜可秀徒劳地抗议,侵入她下体的两根手指弯成钩状,好象颇有默契地,一齐往上提,从未受过如此羞辱的杜可秀腰板一挺,娇艳欲滴的两只小奶子突出来来众人的目光下晃悠着,挣扎的动作越是慌乱,她的叫声也已经完全乱了节奏。

    “无所谓”李冠雄耸耸肩,手掌拍拍杜可秀的脸,又摸摸她的胸,对丁尚方道,“别废话了,开始操吧”解开自己的裤带。

    “不要”杜可秀哭得梨花带雨,看着面前这个她一直厌恶憎恨的男人,亮出他丑陋的家伙,逼近自己的下体。马上就要被他强奸了,杜可秀纵是千万个不情愿,她心里极端的抗拒,但她心里明白,她的噩运已经不可避免。

    “要被操了,婊子”李冠雄肉棒顶到杜可秀的肉缝处,被丁尚方和袁显左右紧紧夹住的女主播毫无挣扎地余地,只能痛苦地感受着自己娇嫩的私处被一根火热的东西硬生生地挤开、侵入,眼睁睁地看着这副一直也颇让自己骄傲的脸蛋和身材,即将成为这些自己痛恨的坏人的取乐器具杜可秀紧紧咬着牙根,脸上的肌肉不住地抽搐着,血红的眼睛死死地瞪着这个占领了自己身体的男人,他脸上带着挑衅的笑容向着她挤眉弄眼,而那根可恶的东西坚硬如铁,如打桩般地一分一分地捶进自己干涩的阴道里,就象要将她的身体戳穿似的。她娇嫩地肉壁被剧烈地摩擦得火般热辣辣地疼,汗水完全浸湿了她的头发,和着泪水布满了她的脸蛋,可是杜可秀到这个时候,除了被插入的第一下哼了一下外,反而一直硬挺着不发一声。

    “啪”李冠雄信手扇了她的一记耳光。女人的肉壁剧烈地痉挛着,紧窄且缺乏润滑的孔道阻碍了肉棒顺畅的通行。杜可秀是什么反应他并不怎么在乎,反正这个趾高气扬女主播的赤裸肉体,现在只能任由他肉棒随便处置了。她脸上的抽搐,说明她正强忍着疼痛,因为李冠雄自己的肉棒也被擦得有点生疼。

    但李冠雄享受这种疼。肉棒的插入阻碍重重,但终归必将完全干到杜可秀身体的最深处,他很喜欢这种一步步占有女人肉体的感觉,尤其对是这个漂亮却可恶的女主播,李冠雄甚至觉得就不能给她个痛快,就得这样将她慢慢凌迟。

    “被老子操的感觉怎么样”李冠雄对视着杜可秀的眼光,这个肉洞里已经插入自己半根肉棒的女人,那仍然不屈的眼神让他征服感飞升。李冠雄摇着屁股,肉棒轻轻抽出少许,又一下用力捅进,向杜可秀的阴道深处又前进了一寸。他清晰地看着杜可秀嘴角一皱,半边脸完全扭曲,两行清澈的泪水飞快流下。

    “等老大操完,我们都会操你”袁显将脸贴到她的耳边,一边捏着她的胸前一边说,“我还会操你的屁眼,保证把你操开花每个人都会来享受杜大主播这身贱皮肉。”看到自己的话让杜可秀鼻子又抽了一下,心中大乐。

    “老大,这娘们不怎么配合呢,要不要教训一下”旁边的小喽罗们已经围了上来,近距离观赏杜可秀被强奸的好戏,见杜可秀被老大干了好一会还不哼一声,当下便有人说话了。

    “那就看你们的本事啦看轮到谁的时候,能把她干出声嘿嘿”李冠雄一边说着,一边轻轻抽送着肉棒。杜可秀肉洞虽然箍得很紧,但已经被插入的部分,肉壁微微地颤动着,已经不似刚才那么干涩了,明显习惯了肉棒的摩擦,而李冠雄也已经做好了准备肉棒几乎抽出到肉洞口,李冠雄轻吸一口气,对着杜可秀一扬眉,看到她的眼神仿佛有点慌张,不由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轻叫一声:“操死你”腰部用力,肉棒猛的一声重重插入,冲破层层肉壁的阻挠,第一次将肉棒完全捅入杜可秀的肉洞里

    “啊”杜可秀终于再也忍受不住,身体一挺,脖子伸长,迸发出一声大叫,被捆起高吊着的双手拼命地摇着扯着。

    “哈哈还是老大的本事”刚刚出声的小喽罗马上拍起马屁。

    杜可秀牙关一松之后就再也收不紧了,随着李冠雄放开手脚大幅度的抽插,口里哼唧不停,咿咿呀呀的,和着哭声随着李冠雄的抽插节奏,尖锐的叫声仿似要直冲云宵。

    “慢慢叫,习惯习惯。还有好多弟兄要来享用你,有你叫的时候”李冠雄对着杜可秀的泪眼,阴笑道,“你这辈子天天都会给操到喊破喉咙”肉棒再次完全捅入杜可秀的肉洞深处,享受着这个可恶的女人因为恐慌和愤怒,还相当紧窄的阴户里更为加剧的抽搐。性经历并不丰富的杜可秀,哪里经受过如此粗鲁的奸淫,生涩的肉壁更是摩擦得她疼得直咧牙,那火热的肉棒不但丝毫不顾及自己的感觉,更象是故意折磨她,在肉洞里横冲直撞,杜可秀甚至怀疑自己阴道里的皮肉都已经给磨破了。

    李冠雄将肉棒顶入了杜可秀阴户的最深处,龟头感触到前方轻轻地搐动。征服一个女人,就须得完全占有她的阴道,让她清醒明白自己彻底被操了。他暂停了抽插,捏着杜可秀的嘴,看着她完全涨红的被泪水和汗水沾满的脸。面前的女人奋力扭着头,已经被完全插入的女人羞耻地再也不敢跟他对视,李冠雄肉棒于是轻轻一顿,杜可秀从喉中“嗯”的轻哼一声,眼角马上又垂下两股清流,倔强地转过头去,咬着牙忍受着强奸。

    李冠雄并不介意杜可秀示不示弱,他只想痛快地蹂躏这个让他难受了好长时间的美丽女主播。双手紧紧握着她胸前娇美的双乳,五指深深陷入乳肉中,把那对半球状的抓得完全变形。

    “奶子是不错,大小刚刚好”李冠雄点头道,很满意杜可秀乳房的手感。

    继续用力揉捏着,得意地看着杜可秀疼得面容扭曲、痛叫出声,肉棒重新开始凶猛的冲刺。

    “老大太生猛了”袁显拍马屁道,“可别把这贱货当场操死,我们可都没玩过哩”伸手在杜可秀身上乱摸着,将那些残破的布块布条一一扯走。现在除了下身还穿着那条被撕了好几个大洞的丝袜外,杜可秀已经不着片褛,绑吊在男人堆中听凭淫乐。

    “死不了”李冠雄哼了一声。他就是要蹂躏杜可秀,享受强奸的过程反而在其次。现在玩也玩过了,这曾经让他恨得牙痒痒的美女主播已经被他操得哭爹喊娘,自己也就没必要玩太久了,让弟兄们继续轮奸她或者更解恨。当下站稳马步,双手托住杜可秀的屁股,胯部用力,一下一下的重重抽插呼呼作声,每一次撞击都深入花心,刚刚还在强忍着低泣的杜可秀,被他奸到不停地放声哭叫,连那对还不到c罩杯的乳房,也随着身体剧烈地摇动,突突乱跳起来。

    “嗯噢”随着李冠雄一声长吁,剧烈地运动结束了。肉棒离开后的阴道里,倒流出点点白浆。

    “我先来”袁显立刻扯住脱了一半裤子的丁尚方,说道,“我插爆她菊花,插进去之后你再一起来,怎么样”杜可秀的肛门他刚刚研究过了,应该还是原装的,估计插入得费点劲,要是阴道先被丁尚方占领了,姿势更加不好摆。

    “好吧”丁尚方也不计较这个,帮助他按住杜可秀晃荡着的身子,吊着她双手的绳子被拉下一截,杜可秀的上身被向前压下,使她的屁股向后翘起。袁显的中指更不打话,再次捅入她的肛门中,挖了几下,食指贴着中指,也强行钻入。虽然那可爱的菊花口剧烈地收缩着,紧紧箍住企图侵入的异物,但终究还是敌不过袁显的力道,被夹得生疼的两根手指还是终于双双突破封锁,进入杜可秀的屁眼中。

    “混蛋”杜可秀肛门隐隐作疼,便意大盛,情知免不了被肛奸的命运,虚弱地骂道。

    “夹得好紧”袁显兴奋说道,“操起来一定爽”双指勾着杜可秀屁眼,早就硬梆梆的肉棒直接捅入她的阴户中,先用老大的精液润滑一下再说。

    杜可秀又是一声闷哼,又被一个坏人强奸了。模糊的泪眼中,看到已经爽过的李冠雄翘着腿重新坐了回去,带着轻蔑的笑容,远远地欣赏着手下对自己继续的凌辱。

    “啊呀噢不啊啊”杜可秀突然高声惨叫起来,泪水汩汩流下,漂亮的脑袋左右乱摇着。李冠雄知道,袁显已经插爆她的菊花了。这小子,恐怕又是不分青红皂白,粗暴地直接一枪捅穿了。

    袁显向来不会干那种慢工细活,稍为润滑过的肉棒顶着杜可秀稍为扩张过的肛门,发狠般地一咬牙,肉棒一下子就捅进去一半。肉棒这种酸爽的疼痛感,伴随着胯下女人的惨叫声,使他快乐的欲望瞬间升至顶峰。

    “太爽了啊哦”袁显连头皮还感觉有些酥麻,胯下的女人在哭叫声中腰板挺得直直的,按在她屁股上的手掌明显感觉到她臀肉瞬间变得更硬更有韧劲,暴虐的血液完全沸腾起来。当下大喝一声,肉棒轻轻抽出少许,再度重重顶入,一口气完全没入杜可秀的屁眼中。

    “呀啊啊王八蛋”杜可秀痛叫着,被捆住的双手乱摇着绳子,额门冷汗直冒,屁眼疼得好象已经裂开一般,身体不由暗暗抽搐起来。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插爆肛门,羞耻的排泄器官也成为他们淫乐的器具,杜可秀不仅仅是肉体上疼痛,她的心已经完全碎掉了。

    “我也要死了”袁显喘一口气,说道,“这屁眼夹的鸡巴福祉啊”

    按住杜可秀屁股,肉棒开始大力地抽送,一下一下重重撞击着那受伤的肛门,疼得杜可秀身体乱颤,哭叫声一波高似一波。

    丁尚方双手扶在杜可秀的乳尖上,感受着杜可秀甩舞中的乳头来回刮擦着掌心,十分舒服。面前的女主播哭声涕泪横流,张开的小嘴里连口水也控制不住,一点一点滴到他的手臂上。丁尚方捧起杜可秀的脑袋,抹一抹她哭得红肿眼皮,笑道:“杜大主播,被爆菊操屁眼的感觉如何还有好多人等你操你呢”

    “混蛋啊啊啊”杜可秀哭骂着回应。

    “喂爽够了没有”丁尚方这下是对着袁显说话了,“不是说好一起上吗”

    “那就来呗”袁显最享受这种剧烈的快感,被迫要中断有点不太高兴。但说过的话,可不能在弟兄们面前食言,于是肉棒再度深深顶入杜可秀肛门里不动,扯着杜可秀的头发,将她的身体拉直,勒住她的腰部,让丁尚方凑了上前,挺着肉棒插入她的阴户里。

    “呜呜”杜可秀身体颤抖着,又一根肉棒插入她受创的阴户了,她连一点挣扎的余地都没有。热辣辣的屁眼里还堵着袁显的肉棒,第一次被双通的她垂头看着丁尚方的肉棒没入自己的体内,高吊着双手时而握拳时而张开,自己的身体已经完全沦为这帮恶魔的发泄工具了,杜可秀心中酸楚之极,放声大哭着。

    对于合作奸淫女人,袁显和丁尚方显然相当有默契。袁显扶着杜可秀的屁股,丁尚方双手盘住她的腰,随着袁显手臂用力一托,两根肉棒向下抽出,袁显手臂一松,两根肉棒同时上顶,在杜可秀的哀鸣声中,双双深插到底。

    “这屄夹得好有力啊,弹弹的感觉”丁尚方对袁显感慨说。

    “屁眼更有力,要不是老子身经百战,就给这贱货夹断了”袁显喘着气说。虽然经过一通猛插,杜可秀的屁眼已经通畅很多,但每一下深插,被肛门壁刮得又痒又爽的肉棒,都被挤压得似要捅穿杜可秀的皮肉一样,还是挺费气力的。

    李冠雄点上一根烟,冷眼看着杜可秀被奸淫到半失神的样子。她的下巴无力地挂在丁尚方的肩上,满脸泪水流过丁尚方的后背,随着男人的肉棒一进一出,从喉中发出有节律的“嗯喔”声。她哭得红肿的双眼呆滞地望着地面,偶尔稍为一抬眼皮,碰到不远处李冠雄那胜利者的得意眼光,鼻子又是一抽,脑袋轻轻扭转向旁边。

    首先交货是的袁显,随着一阵急促的抽插,满枪的液浆炮弹般地轰入杜可秀的直肠深处。长吁一口气的袁显拍拍那刚刚被他享用过的翘臀,说道:“真不错

    是个好屁眼。大家一个一个来,真他妈的爽”

    “不要”杜可秀摇着头,用自己几乎都无法听到的声音抗议着,但又一根生龙活虎的肉棒顶上了她不停刺痛中的肛门,沿着袁显战斗过的道路,呼一声捅入她的直肠深处。

    “啊喔呀”杜可秀还裹在破丝袜中的两只脚掌猛地绷直,双手紧紧抓着绳子。这根肉棒好象比袁显的还粗壮一圈,径直插入她屁眼时毫不停歇,一枪到底,疼得直咧牙的杜可秀张大小嘴尖叫着,头向上仰,喉管跟嘴巴成一直线,惨呼声直冲天花板。

    “换了个人,她又精神了。”李冠雄抛一根烟给走近的袁显,调侃着他,“刚刚你搞她的时候,还象条死鱼。”

    袁显嘿嘿一声,接过烟在李冠雄对面坐下,笑道:“要她精不精神,还不是我们说了算他妈的,这屁眼夹的,我还真有冲动把她留下来慢慢调教。”玩过的女人多了去,可不是每个女人他都有一直玩下去的冲动。转头看看杜可秀被新一轮的肛奸插得号啕大哭的样子,那个接替的自己位子的小子,他妈的好象比自己还狠。

    爽过后的丁尚方也走了过来,自然有人道:“过两天,等她屁眼被操松了之后,你就不会这么想了。

    哈哈”

    “那我们得趁还不太松,多操她几炮”袁显呵呵笑着,“有点可惜了,这脸蛋这身材都不错”

    “那就多玩几天。玩够了,再处理掉吧”丁尚方说。

    “我怕小袁玩不够,哈哈”李冠雄说,“你们看着办吧,喜欢就多玩几天。

    处理掉的时候,手脚干净点。”对于杜可秀,他一丝丝留下的念头都没有出现过。

    这个女主播在他眼里,是不可以活着走出这个大门的。

    杜可秀还在轮奸中哭泣着,那三个男人正在谈论对她的处置,她隐约听到了一点。她已经知道了,他们是不会饶过自己的杜可秀的身体又开始颤抖起来,被一根又一根肉棒接连捅穿的阴户和肛门,已经麻木得几乎只剩下痛感了。但她竟绝望地发觉,围在她身边的男人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在一直增加

    刘家颖又是一夜未睡,身体已经相当困乏,但她的精神一点也没有松劲。

    欧老板失败了而且输得很惨,把自己都赔进去了。刘家颖知道,现在必须靠自己了从昨天一听到欧振堂被捕的消息开始,她就想尽办法联络杜可秀,却一点收获也没有。强烈的警觉性使她不敢用自己手机和电话直接拨打杜可秀的手机,她这时可能也没有意识到,这其实已经救了她一命。

    杜可秀应该也出事了警方的公告中提到了她,认为她跟老欧一起出现在现场,是欧振堂谋杀案的帮凶,公开呼吁杜可秀归案自首。显然警察当杜可秀畏罪潜逃了,但听在刘家颖耳里,是心中一阵绞痛。

    杜可秀一定不是那种会畏罪潜逃的人。她失踪,一定是出事了不管她是生是死,只要是李冠雄一伙干的,乐静婵或许都能探听到一点消息。但问题是,她现在也不敢联络乐静婵或者凌云婷

    刘家颖清醒地知道,现在空自心急如焚一点用处也没有,还想扳倒李冠雄,她们最后的机会,就在自己掌握的旧案证据了。她努力甩开脑子里的心酸痛楚,连夜再度整理了案件的资料。现在她盘算的,是如何让法院重审此案但不管如何,刘家颖已经开始准备答辩陈词了,她已经没有退路,再容不得一丝丝的差错。

    “要是能找到李冠雄的大嫂就好了”刘家颖忽然想,“她的女儿应该快十八岁了吧这个时候由她提出归还被冻结的遗产,我就可以乘机翻出旧案”

    她此刻不禁深深地懊恼,为什么不早想到这一点。要是早有杜可秀的帮助,找个人应该会容易很多,现在光靠自己她刘家颖的朋友也不少,可是却不能公开调查,这简直是她的命门。但无论如何,找是一定要找的,刘家颖不停地想着办法。

    她现在需要一个背后的支持者。就算没有欧振堂的实力和决心,没有杜可秀的八面玲珑,但起码能够在背后帮她调度,帮她分派人手配合她活动、能够帮她疏通各种关系网、能够在明面上做一些她无法做到的事情。本来,杜可秀就是最佳的人选,而她另外的几个盟友更都是女明星,自身的自由都无法保证,又能帮上多少忙呢

    刘家颖首先想到的,是欧振堂唯一信任的人:苏奈良。杜可秀曾经告诉她,在欧振堂一众合作伙伴中,苏奈良是唯一一个参与了欧振堂计划的,他一定也非常希望扳倒李冠雄。

    刘家颖一大早就扣开苏奈良公司的大门,请他帮忙对付李冠雄。多年来,苏奈良一直是坚定的欧振堂拥护者,这点人尽皆知。何况他还参与了这次对李冠雄的行动,刘家颖相信他至少不会出卖她。

    双眼布满血丝的苏奈良显然也一夜未睡,但他还是很坚定地回绝了刘家颖。

    “刘律师请放心,今天你找我的事情,我不会告诉任何人。”苏奈良的保证让刘家颖多多少少吃下一颗定心丸,“不过,我也很累了,我真的不想再掺和这件事,很抱歉”连财大气粗的欧振堂都被李冠雄打败,面前这个只会光凭嘴吧说说、却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律师能有什么用他基本上是不信任刘家颖的。

    昨晚,一听说欧振堂杀人被捕,那明显是入了李冠雄的圈套,苏奈良已经把所有的利害关系盘算了好几遍。参加了欧振堂的行动,他可是实打实地得到了好处。之前凑了五个亿买中都集团期货,已经赚了不止一倍,又在最低价处吃进了大量中都集团股票,现在他可算是中都集团的一个不小的股东了。何况欧振堂既然倒台,舆论大反转,李冠雄正得意中,股票价格回升指日可待,他现在只等着数钱,算计李冠雄对他又有什么好处他现在考虑的是如果李冠雄找他合作,他要不要接受应该怎么样讨价还价

    至于李冠雄会不会追杀过来对付他苏奈良相信自己只要不主动出击,李冠雄不会也没有必要再树强敌。

    刘家颖失望地离开了。她只知道苏奈良是老欧的死党,却不清楚他在这次行动的得失。她现在只能希望苏奈良的保证是真心话,她忽然有点后悔此行是不是太冒失了

    事到如今,她还可以打牌已经不多了,或者能帮上忙的,她想到了法官许利发。在床上她已经是完全降伏了许法官,但想让这大法官帮她去对付李冠雄并不容易,他可是曾经跟李冠雄同流合污过的。真要搞定许大法官,她还得再动动心思。

    杜可秀仰躺在地上,双手捆在头顶,双腿分开折到肩膀两侧,被栓在地上。

    布满污痕的屁股向上翘起,使她阴道和肛门里满溢的精液继续流入她身体的深处。

    昨天,从傍晚被一直轮奸到下半夜,中间换着法子被捆成各种姿势,迎接着一轮紧接一轮的奸淫。她现在似乎连一根毛发都没有活力,身体好象都已经不是自己的了。而一大早,断断续续地,又有男人的肉棒不顾她遍体污秽,随意扯开她的双腿,就进入她红肿的阴户里,女人最隐秘的地方,已经成为他们随便进出的垃圾堆。

    从昨天中午开始,除了不停的鞭打轮奸,她中间还被浣肠了好几次,肚子里早就完全空了,一天来只被强行灌了两碗米浆维持生命,早就虚弱不堪。而今天午后袁显狞笑的脸庞出现在她眼前时,她知道她的地狱时刻又要开始了。

    “混蛋放开我”可怜的女人只能用剩余不多的气力,扭着其实已经无法动弹的身子,愤怒地叫骂。

    “嘿嘿贱屄给装满了吧”袁显笑笑看着她,说道,“以前听小日本说什么精液马桶,大家可能还不太清楚是什么样子的。现在清楚了吧哈哈”开了一瓶啤酒,仰头喝了一大口,手指按住瓶口,然后不断摇晃着瓶子,阴笑着蹲到她面前。

    “你要干什么”杜可秀嘶声叫着。已经被折磨了这么久,看着这阴阴的面色,心中不由一阵恐慌。

    “啪”袁显的手掌,对着她朝向天花板、在轮奸之后已经不太合得拢的红肿阴户,重重一拍。

    “呀”杜可秀身体又是一震,柔弱的部位惨遭蹂躏之后,疼得直咧嘴。

    “你的屄太脏了,我帮你洗洗”袁显淫笑着,手指猛的松开,啤酒瓶口对着颤颤发抖的阴户,猛的插了进去。

    “哇呀啊啊噢噢”杜可秀头用力向上仰,从大大张开双唇间发出尖锐的惨叫声,双手双足乱摇着,身体猛烈地颤抖起来。冰冷的啤酒带着汹涌的气泡,马上占据了她肉洞里的每一处空隙,那种冰水翻滚着的感觉刺激着她脆弱的神经,甚至比刚才被轮奸的疼痛还更加难以言表。

    袁显仍然不停地摇晃着啤酒瓶,瓶端部分已经完全没入阴户。杜可秀恐怖地看到,透过玻璃的瓶身,里面的白沫已经充满瓶子的后半部分,而前端的液体只剩不到一半,她可怜的阴户里,瞬间已经“喝”了大半瓶啤酒,从肉洞里倒溢出来的啤酒,流满了她的屁股,向四周流去,流向她的腰、流向她的小腹,然后带出阴户的白色精液,滴到地上,滴到她的胸前,滴到她的脸上。

    “喝啤酒,必须一口闷,对吧”袁显奸笑着,看着杜可秀已经完全扭曲的五官,听着她连绵不绝的惨叫声,握着啤酒瓶继续做得抽插的动作,用冰凉的瓶嘴强奸着杜可秀的阴户,直到整瓶啤酒完全灌入杜可秀的肉洞里。

    “这叫做敬酒不吃吃罚酒”袁显冷笑道,手猛的一提,“噗”的一声,玻璃瓶离开了杜可秀的下体。

    但杜可秀的尖叫声并没有停歇。瓶子离开了,啤酒却没有。解除了瓶口的阻挡,气泡全面爆发了。

    杜可秀的惨叫声更加尖锐了,黄色的啤酒混着白色的精液,从她的阴道里倒喷而出,比昨天被浣肠的情形更加壮观,足足喷了差不多半米高,然后尽数洒到杜可秀自己的身上。

    “哇”现场的男人们响起了一片赞叹声。袁显鼓着掌,笑道:“这婊子屄里还挺有劲的嘛”

    杜可秀现在只剩下急促的喘息声。泼下来的啤酒和精液混合物,糊了她满头满脸,冲刷走她脸上的泪痕。杜可秀紧闭双唇,连一条缝都不敢留下,生怕嘴里流进那怕一丁点男人那肮脏的东西。

    袁显笑吟吟地看着杜可秀悲惨的样子,将脸凑到她的脸前,说道:“啤酒好不好喝还要不要”

    “你你有种杀了我这样折磨人算什么本事”杜可秀怒视着他,等脸上的液体流过,咬牙切齿说。

    “想喝就直说嘛这种台词会不会太老套啦”袁显笑笑对她眨一眨眼,随手又开了一瓶啤酒。

    “现在让哪里喝呢”他手指又按住瓶口摇晃着瓶身,坏笑着对杜可秀一扬眉。

    “你不是人你不是人混蛋啊”杜可秀急得大骂。这家伙的手摸在自己湿漉漉的屁股,手指还在按压着自己的屁眼,意图昭然若揭。

    “我来打个赌,”袁显对着他的弟兄们笑着说,“这次喷的比刚才还高,你们信不信”

    “信哈哈怎么可能不信”周围的人哄笑着,有人说,“不如打赌有没有屎掉到她的脸上有的话喂她吃掉怎么样”

    “好就这么定了精彩瞬间注意拍下来喔”袁显笑道,瓶口对着杜可秀紧张收缩着的屁眼,用力挤了进去。

    “不”杜可秀眼睛圆瞪,被拴在地上的双脚不住地抽搐,脚掌脚趾都绷得直直的,眼睁睁地看着袁显摇着啤酒瓶,将啤酒灌入自己的肛门。

    冰冷的啤酒涨满了屁眼,直冲入肠。杜可秀感受得到那液体好象还在自己的身体内跳跃,迸裂出大量的气泡,肛门和直肠里面的压迫感空前强烈,便意大盛。

    “不不”杜可秀声嘶力竭地呼喊着,头向上仰起,本来纤细的脖子涨得通红,好象粗壮了一圈。

    杜可秀的惨叫声,听在袁显耳里,只是更助长了他的兴致。他用力一推,把啤酒瓶的前端完全捅入杜可秀的菊花洞,一手握住啤酒瓶,另一手猛拍着瓶底,象捶钉子似的,啪啪连声,半晌把整瓶啤酒完全灌入她的肛门里。

    杜可秀的叫声已经嘶哑,她双眼紧瞪,眉头紧紧收成一团,曾经柔顺的脸蛋曲线变成非常生硬,脸上的肌肉开始抽搐起来。

    “让这婊子再憋一憋”袁显奸笑着,接过一个肛门塞,就在啤酒瓶猛的抽离之时,肛门塞立即对着杜可秀的屁眼塞了进去。

    “呜”杜可秀痛苦地摇着屁股,她的肚子象孕妇般的已经鼓起了一个半圆,肠道的啤酒和四处冲撞着的气泡,带着强烈的便意,折磨着她肠壁里的每一个细胞,好象马上就要将她的肚子撑爆一样。

    “这婊子的肚子快爆了”袁显哈哈笑着,蹲下身去,伸手在杜可秀圆鼓鼓的肚皮上拍一拍,回应他的是沉闷的水声“咚咚”回响。

    “呀啊”杜可秀也完全顾不上叫骂了,肚子被拍打,更增加了肠道里的压迫感,屁股里面的液体带着气泡拼命翻滚着,好象正四处寻找着出路。她现在只感脑袋充血,肠子里面绞痛不已,她从喉咙里发出尖声的哀嚎。

    “嘿嘿不是挺能忍的吗”袁显站起身来,拍拍杜可秀的屁股,突然伸腿照着她的肚子上一踢。

    “不呀呀呀不行啊啊哇哇”杜可秀伸长喉咙放声惨叫,马上又转为放声大哭。被捆住的手脚一阵挣扎,屁股开始剧烈地颤抖。

    “来了来了”袁显忙后退几步,想起肛门塞还没拨出,正踏前一步,突然“噗”的一声响,就象香槟开瓶般的,杜可秀屁眼里的肛门塞向上弹出。紧接着屁眼里涌出一股黄色的水柱,在杜可秀的尖叫声和众人的惊叹声中,就象喷泉一样,向上直冲到一个多人高。

    “哇哇哇”众人的惊叹声没有停歇,但杜可秀的尖叫声却戛然而止。

    “啪”的一声,黄色的水柱冲到高处,就象倾盆大雨一样倒泼而下,带着些许黄色的固态物质,淋了杜可秀满头满脸。正失神尖叫着的杜可秀嘴里突然灌入一波气味奇特的东西,猝不及防地直冲咽喉,将她的尖叫声生生掐断,顿时换成剧烈的咳嗽,涌入嘴里的东西在咳嗽声中,又喷了出来。

    “真有屎掉了脸上耶哈哈哈”有人大声笑了起来。杜可秀悲惨的屁眼中,仍在涌出黄色液体,只是已经喷射不了。她被打湿的脸上额间,果然掉落了几小撮淡黄色的粪便。

    “喂她吃掉”袁显哈哈大笑。当下自然有人上去捏开杜可秀无力抗拒的嘴巴,将掉在她脸上的黄色物质,一一刮入她口中。

    杜可秀双眼恶狠狠地瞪着面前的男人,不肯安分的脑袋乱撞着乱摇着,但被这么一通折磨之后,她本就不多的力气,如何抵抗得了男人强有力的手掌被抹入嘴里的东西臭气冲天,她努力干咳着,努力向外吐着口水,想把这些东西啐出去。但被捏得大大张开的嘴,丝毫阻止不了面前的男人,把这些粪便涂抹进自己的口腔。

    “吃屎吧,婊子”袁显冷笑道,“今天先吃你自己的屎,以后什么人的屎你也得吃”

    脸上的粪便尽数抹入口腔之后,杜可秀的嘴被按着闭上,袁显光着脚马上踩了上去,脚掌重重踩在她的双唇上。

    “唔”杜可秀闷声瞪着眼,徒劳地挣扎着。刚才是想闭嘴闭不了,现在想张嘴也张不了。男人们又围了上来,屁股被一下下拍打着,被蹂躏得还在颤抖的阴户和肛门,又再次被粗野的手指占据。杜可秀只想大声地叫喊出来,可嘴巴却被一只肮脏的臭脚封住了。她的喉咙急剧地蠕动,从口腔里分泌出大量的口水,混合了那一撮撮的粪便,臭气直冲脑门。而这些口水在嘴里喉间游动着,在喉咙不由自主的一开一合中,不知不觉几乎全部被吞了下肚。

    看到杜可秀喉咙痛苦地蠕动,袁显笑了。

    “屎好吃吗你这吃屎的贱货”袁显对视着杜可秀那愤怒的眼神,嘿嘿一笑,“还这么凶你就一个挨操的贱货,吃屎喝尿,最贱的那种”脚掌从她嘴唇上提起,踩在她的乳房上,磨了几磨。

    “你这人渣咳咳呕呕”杜可秀刚骂一句,侧过头去,狂咳起来,喉咙刚刚那一阵反胃作呕,全然发作出来。她脸蛋脖子涨得红红的,口里喷出黄白相间的黏液。

    “不错,还会骂人呢。”袁显笑道,“你这婊子就别想着离开这里,老实点就少吃点苦头。告诉你,老欧杀了人已经被抓了,你那个贱货姑妈,以后就留在这里陪着你天天被操屄,没人会来救你”脚趾头夹住她一只乳头,用力拉扯着,阴阴地看着杜可秀夹杂在咳嗽声中绝望的哭喊。

    “还没习惯自己母狗的身份是吗”袁显哼了一声。这女主播最后会被怎么处置他不太关心,他只想痛痛快快地凌辱杜可秀。看着她痛苦地哭叫的样子,袁显报复的快感仿佛穿透毛孔,惬意之极。

    杜可秀却根本听不到他说的话,她耳边现在只是嗡嗡乱响,自己从胃里、从喉咙迸发的气息占领了她耳膜的震动频率,胃肠里那一点食物残渣第一时间已经呕吐出来了,现在连胃酸都几乎咳完,只是从胸腔里面痛苦地咳出空气。

    “屄洗干净了,可以装新的东西啦”袁显阴阴笑着,取过一个大号的漏斗,在杜可秀的胯下撩拨几下,插入她的阴户。

    “呜呜”还在呕吐的痛苦中不能自拔的杜可秀,骤然发觉自己阴道又被东西侵入,迷蒙的眼睛望了过来,马上就哭着疯狂摇起头来。

    却见袁显掏出阳具,轻松吹一下口哨,对着漏斗撒起尿来。

    温热的尿液透过漏斗,流进刚刚被冰凉啤酒灌洗过的阴道里。杜可秀号叫着,她已经被彻彻底底地玷污了,这个恶魔,正把他最脏的东西,注入她身体的最深处。杜可秀似乎清晰地感觉到,那些恶心至极的温热液体,顺着她女人的性器官,开始流进她能够孕育新生命的子宫里,正在她的体内蔓延。她女人最宝贵的器官,已经沦为恶魔的尿壶

    “王八蛋王八蛋啊你会天打雷霹的”杜可秀徒劳地哭骂着,却看到袁显嘻笑着,将漏斗嘴抽出,又插入她的肛门。

    “屎尿从同一个洞里喷出来,大家都没见过吧”袁显继续向杜可秀的肛门撒着尿,笑着对手下说。

    “就怕这婊子已经拉不出屎来啦。”有人笑道。

    “我就不信了”袁显一泡尿撒完,脚趾摇着漏斗,让尿液完全流进杜可秀的直肠里。看到她的屁股马上就开始颤抖了,笑道,“好象尿不够,谁来加一点”

    几线尿柱很快就齐齐射向那个没人扶住的漏斗中,从漏斗中反弹而出的尿片刻间喷到杜可秀身上点点滴滴到处都是,连脸上也不能幸免,浓烈的腥臭气再一次汹涌地穿入鼻孔,杜可秀泪水狂涌的眼睛现在紧紧闭上,连嘴唇也不敢动一下,生怕那些肮脏的东西又撒进嘴里。

    但她的屁眼却经受不住了,色泽或淡或浓的尿填满她的肛道,已经再也容不下了,肛门急促地张合着。盛满尿液的漏斗插在她肛门中摇摇晃晃,随着尿柱的持续冲击和肛内液体的反涌,漏斗嘴越来越向上摇着。终于,随着杜可秀一声闷哼,漏斗嘴脱离了肛门,掉了起来,倒扣在杜可秀脸上,顿时臭气哄天,满头满脸尽是热尿,肮脏的液体在她长得颇为精致妩媚的俏脸上流动,流过她的眼眶、流过她的嘴唇、流进她的鼻孔随即,杜可秀身体一阵剧震,被尿液浣肠的肛门也到了极限,袁显和他的弟兄们,再一次亲眼见证了人肉喷泉的再一次喷发。只是这一次,体力已经即将枯竭的杜可秀,没能喷得更高。别人的尿带着自己的屎,向上喷了一截,啪啪倒泼在自己屁股上,流满了她被倒折起的全身上。

    从小就整洁爱美的杜可秀做梦也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不仅会被剥光衣服轮奸,还会被屎尿冲刷着全身,身体内外都浸泡在臭哄哄的恶心液体中。此时此刻,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完全毁掉了,她心如死灰,她甚至只希望就此死掉。

    但死掉对于此刻的杜可秀来说都是奢望,意犹未尽的袁显用脚踩着杜可秀紧皱着的额头,女主播的脸突然被用力捏住,被迫张开的唇齿间还没来得及体味从唇间溜入齿间的尿汁是什么味道,更大的臭气瞬即占领了她的口腔。

    那个浸泡在屎尿中的漏斗,近距离地亮在她微微张开的眼前,漏斗嘴在周围响亮的哄笑声中,插入杜可秀拼命想紧闭却紧闭不了的嘴中。

    “不”杜可秀胸中狂叫着,微张的眼睛现在圆睁着,眼眶里盈满着眼泪和尿液。她的耳里,现在完全是尿柱冲击着漏斗的声音,和溢满自己口腔、灌向自己喉咙里那恶心液体窜入食道、让她被迫咽下的汩汩流水声待续。